首页 >故事

武大教授回应两大排行榜质疑不为炒作只为传

2019-01-31 04:59:21 | 来源: 故事

武大教授回应两大排行榜质疑:不为炒作只为传播

饱受质疑的王兆鹏   继唐诗排行榜后,昨日,武大文学院教授王兆鹏再次推出宋词排行榜,宋词百首名篇中,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居首。针对各种批评、质疑,昨日,王兆鹏一一作了回应。他说,两大排行榜没有“私心”,排行榜是向社会传播经典的一种策略和试验,不为炒作也没有其他什么利益。    屈建成 通讯员 王怀民   武大教授再推宋词排行榜   王兆鹏回应两大排行榜之争   王兆鹏:没有私心,纯属巧合   巧合的是,在唐诗排行榜中,“黄鹤楼”列,此次宋词中又是“念奴娇·赤壁怀古”居首。黄鹤楼与赤壁均在湖北,王兆鹏又是武汉大学教授,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对此,王兆鹏称,没有私心,完全属于巧合。推出排行榜是传播经典的一种策略,一种试验性的方法。   推出《唐诗排行榜》后,王兆鹏一直颇受友质疑。很多人将这本书说成是“炒作”、“娱乐”、“商业”、“恶搞”、“恶作剧”、“无厘头”等。还有友挖苦道,自从老外胡润给中国富豪们进行财富排行而出名以后,国内涌现了各种各样的排行榜:城市、名人、高校等等,武大王教授竟通过数据综合计算出“唐诗宋词排行榜”,实在是“奇招”。   友们发问:,唐诗宋词排名能通过数字加权求和排名?第二,两大排行榜首为何都是描述湖北的诗词?是否怀有浓厚的家乡情结?   那么,王兆鹏推出两大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什么,真是为了炒作或者某种利益?昨日,专访了王兆鹏。   王兆鹏告诉,他曾经率领团队在高校调研发现,当前大学生尤其是理工科大学生,很少阅读我国传统经典。这引起他的反思,为什么西方的交响乐能长久不衰?能否找到一种令大家接受的方式来阅读那些经典?   王兆鹏感叹道,研究经典,自然要关注经典的传播。文学经典,不能只是供学者研究的古董,不能只是博物馆里的展示品,应该让它广泛传播,成为大众的精神食粮。   用什么样的言说方式、借用什么样的媒介、用什么有效的方法来普及古代诗词经典,才能让当下的读者大众能够欣然接受,让全社会来关注经典、阅读经典?王兆鹏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后来他和学生想到“排行榜”。于是,他们想到用统计分析的方法,用客观数据来衡量排比唐诗宋词中那些篇目比较受人关注、影响力指数比较高。就像选超女一样,用粉丝投票的结果来定夺被选者人气的高低;又像NBA选全明星一样,用民球迷投票的结果来决定那些球员入围全明星阵营。   当然,他又称,他们做唐诗宋词经典的数据统计,跟超女和NBA全明星票选又大不相同,超女和NBA全明星票选反映的是短时的人气指数,而他们做唐诗、宋词的排行榜,选择的是千百年来长时段的各种历史数据。唐诗宋词排行榜和选超女、选全明星相同之处只在于,二者都是用客观的数据来决定结果。不管你个人的主观好恶如何,你是否服气和认同,公众票决选择的结果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他反复强调,排行榜是他们传播经典的一种策略,一种试验性的方法。“不管怎么说,在当下这种人们被物质欲望绑架的时代,能读一点经典、关注一下经典,获取一点精神滋养和慰藉,总是好事。”   他称,他不是“恶搞”经典,连“戏说”都不是。他是严肃认真地用科学的方法并采取当下大众可能接受的方式来传播经典、推广经典的。   王兆鹏告诉,如果排行榜能引起大家的关注,从而吸引大家对经典的兴趣,他的目的也就基本达到了,就如同于丹之于“论语”一样。 [1][2][3]下一页《宋词排行榜》之书   排行依据:   数据来自五个方面   拿什么作为排行榜的依据?王兆鹏称,让数据说话。   他说,宋词排行榜的数据来源,主要为五个方面:一是选取宋元明清以来有代表性的107种词选;二是互联的权威搜索引擎谷歌和百度所链接的关于宋词的页数目。三是根据《唐宋词汇评·两宋卷》(吴熊和主编),来统计历代有关宋词的评点资料。每条评点资料,按1次统计。四是20世纪有关宋代词作赏析和研究的单篇论文。五是依据《全宋词》、《全金元词》、《全明词》、《全明词补编》和《全清词·顺康卷》,来统计历代词人追和宋人词作的篇数。   王兆鹏团队将选本、互联页、评点、研究论文和唱和五个指标的权重,分别设定为50%、10%、20%、15%和5%。词选在五类数据中所占的权重,而不同时代的词选,影响力又不一样。为了较客观反映不同时代词选影响力的差异,又给不同时代的词选确定了不同的“二级”权重,宋代词选、元明词选、清代词选和现当代词选分别设定为29%、26%、25%和20%。   经过严格的统计数据表明,宋词百首名篇中,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居首,岳飞的“满江红”排行第二。   天王之争:   周邦彦不输苏轼辛弃疾   王兆鹏称,如果要推举唐代两位杰出的诗人,那一定是李白和杜甫,大约明清以来就成为共识。但如果要推举出宋词中的两位天王,意见可能不会一致。他说,当下的读者,也许会推举苏轼和辛弃疾,但在清代,词人和词评家可能会推举周邦彦、姜夔或其他词人。   常州词派的代表人物周济,就推举周邦彦、辛弃疾、王沂孙、吴文英为“一代”的宋词四大家(《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也就是说,明清以来,宋代词人中那两位可为一代之冠冕人物,还没有形成共识。排行榜也反映出这种宋代词人认同度的差异性和复杂性。   通过排行榜分析,百首宋词名篇为30位词人所拥有,拥有名篇多的十位词人依次是:周邦彦(15首),辛弃疾(12首),苏轼 (11首),李清照(10首),姜夔(7首),秦观(5首),欧阳修(5首),柳永(3首),史达祖(3首),张炎(3首)。   拥有名篇数量多的是周邦彦。但在排名靠前的十大名篇中,周邦彦却没有一首入围,他入围百首排行榜的十五首词,名次都比较靠后,排位前的《兰陵王》也只位居第十九。由他坐宋代词人的把交椅,恐怕还不会得到广泛的认同。 前一页[1][2][3]下一页苏、辛的名作数量,虽少于周邦彦,但位居前十的名篇中,他俩各占2首,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更夺得排行榜的名。所以,从综合影响指数来看,苏、辛的影响力并不低于周邦彦。由苏、辛来“一代”,也许更合适。但苏、辛的名篇数量毕竟少于周邦彦,由他俩来冠冕一代,媲美李杜,周邦彦的“粉丝”们可能有些不服气,王国维就说过“词中老杜”非周邦彦不可的话。看来,宋词中的苏、辛,还没有取得像唐诗中李、杜那样至高无上的地位。   周邦彦的名篇数量多,而不是苏、辛的名篇多,让王兆鹏感到有些意外。   他说,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苏、辛的名气要远远超过周邦彦。20世纪50年代以来,学界多推崇苏、辛,周邦彦并没有受到特别的追捧。周邦彦的名篇数量能超越苏、辛而位居,反映了什么?反映了周邦彦词被认同的古今落差和变化。历史上,周邦彦词曾经是词人心目中的典范,是经典中的经典。宋末张炎就特别推许周邦彦,说他“负一代词名,所作之词,浑厚和雅”(《词源》卷下)。南宋人尹焕也说:“求词于吾宋,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予之言,四海之公言也。”(《梦窗词序》)所谓“四海之公言”,也许言过其实,但不是一己之私言,应可肯定。到了清代,周济推举宋代四大词家,就以周邦彦为首。所以,周邦彦的名篇占有量为宋人,也在情理之中。它真实地反映了宋词接受史上,周邦彦曾经拥有过的辉煌。虽然在现代文学史家心目中,周邦彦已不能代表宋词,但在过去,他却是“负一代词名”的。名篇排行榜,还原了历史的真实。   排行榜中的李清照,也格外值得人们注意。在现代词学史上,李清照是“名家”还是“大家”,有过争议。她的名篇占有量,列宋代词人的第四位,紧随清真、稼轩和东坡之后,从影响力来看,说她是“大家”,并不为过。   百首名篇:   婉约豪放旗鼓相当   北宋南宋各占一半   唐代常常被分“四个时期”,四个时期中,盛唐诗歌盛。宋代,则往往被分为北宋南宋。两宋词,何者为盛?清代大词人朱彝尊说:“世人言词,必称北宋,然词至南宋始极其工,至宋季而始极其变。”(《词综》)那么,排行榜反映的两宋实力情形又如何呢?   把30位百首名篇的得主按南北两宋来分,却正好南北宋各一半。拥有名篇的北宋词人是:柳永、范仲淹、张先、晏殊、欧阳修、宋祁、王安石、苏轼、晏几道、章楶、秦观、贺铸、周邦彦、晁补之、晁冲之。南宋词人是:李清照、张元干、叶梦得、陈与义、岳飞、陆游、张孝祥、辛弃疾、姜夔、陈亮、刘过、史达祖、吴文英、蒋捷、张炎。由此看来,北宋南宋词坛的实力是均衡的。   宋词,又常被分婉约、豪放两派。20世纪以来,学界一度重豪放、轻婉约,认为豪放词思想境界高,婉约词价值意义小。而排行榜却表明,豪放、婉约两派的人气却是旗鼓相当的。   王安石、苏轼、贺铸、晁补之、张元干、叶梦得、陈与义、岳飞、陆游、张孝祥、辛弃疾、陈亮、刘过、蒋捷等十四人基本上可划入豪放派。其他词人则可划入婉约派。看来,婉约词,受人欢迎;豪放词,也同样招人喜爱。历史上,曾经重婉约、轻豪放,说婉约是“本色”正宗,豪放词是“别调”旁流。

前一页[1][2][3]

导轨链条式升降机
泰州玉柴发电机
东莞11座商务旅游租车包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