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农民工之死引发社会救助讨论

2019-02-25 13:16:39 | 来源: 历史

农民工之死引发社会救助讨论

寒冬的闹市区立交桥下,一根粗大的水泥桥墩后的冰冷水泥地面,成了刘红卫人生20多天的栖身之地。

连日来,农民工刘红卫之死成为郑州市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11月30日中午,一名农民工在郑州市闹市区郑汴路中州大道立交桥下躺了20多天后死亡。有人说是饿死的,有人说是冻死的,也有人说是病死的。

死者的身份在几天后被警方确认:他叫刘红卫,38岁,家住开封市杞县圉镇梁庄裴集村。如果是病死,有人拨打120吗?为什么至死都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如果是生活困难,是否曾向救助站求助?如果求助,救助站为何没有接收?谁该为农民工刘红卫之死负责?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体系该如何完善?

带着这些疑问,连日来展开调查,力图还原刘红卫死亡的真相。

农民工死在桥下

11月30日,有郑州市民给河南商报等媒体打称,郑州市中州大道郑汴路立交桥下躺着一名农民工,看起来病得不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附近的27路公交车司机说,该男子在桥下停车场内住了一个多月,刚来时跟其他农民工一样,白天等活、干活,晚上睡这儿。近这20多天,他可能是得了什么病,整天躺在地上不起身。

怕他有什么意外,我们每天都会去看他。公交车司机说,司机们每天都给男子拿吃的。怕他冷,有人还给他拿了床被子。

中午12点多,一个保洁工人对我说,他张着嘴,瞪着眼,可能不行了。我赶紧打120。公交公司的宋女士说,120急救车到达后进行了抢救,后来宣布人不行了。

宋女士称,11月30日9时她还给男子送饭,当时他还会动。当天15时许,一辆车把尸体拉走了。

直到这名农民工死去,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宋女士说,男子曾说过家是开封杞县的,没有家人,但就是不说名字。

当天下午,几名男子在这个农民工睡过的地方放了两挂鞭炮。愿他走好。放鞭炮的男子说。

农民工之死被河南商报等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该男子死后5天,警方查证了死者的身份他叫刘红卫,38岁,家住开封市杞县圉镇梁庄裴集村。

警察先是找到圉镇的派出所,随后拿着照片从多个行政村中地毯式排查,一个村一个村地排查,终找到了。村支书裴广民说,我看到刘红卫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他了。

刘红卫的家在杞县圉镇梁庄行政村裴集自然村,两间老旧的土坯墙上屋,外加一座即将倒塌的土坯偏房。

据裴广民介绍,刘红卫有七八年没回过家。他之前没领过结婚证,老婆是从外面带回来的。现在刘红卫家里有一个60岁的父亲刘玉龙和10岁的儿子刘春节。有了小孩后,刘红卫就外出打工去了,一去七八年也没回家。刘红卫的母亲几十年前就走丢了。现在,刘红卫的老婆也跑了,留下刘春节跟着刘玉龙过。此外,他还有一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弟弟。

村里和他父亲知道他在郑州打工,但他挣钱自己花,也不顾家。家里人也就不管他了。裴广民向到访的河南商报介绍,直到民警找到他家时,刘玉龙还说儿子不孝顺。但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老人还是很难受。

这六七年来,我从来没在村里见过他。裴广民说。如果不是刘玉龙说他偶尔回来看看孩子,乡亲们早就认为这个人与村里、家里没关系了。

据河南本地媒体报道,村民李继永曾在3个月前在郑州市郑汴路与中州大道交叉口曾碰到过刘红卫。那时的刘红卫,脸胖,穿件绿工装,浑身虽脏兮兮的,但精神头儿不错。

他提个袋子,袋子里装着脏衣服,热情地和我打招呼,问我吃饭了没有。两人简单问了对方的情况后,李继永问他回家不回,刘红卫拒绝了。

没想到,三个月后,他却死了。民警来调查,辨认出照片上人的是我,照片上的人瘦。李继永感叹道。

目击者:120施救但未将病人接走

12月8日,事隔一周,再次来到郑汴路中州大道立交桥下,一名要求匿名的农民工告诉,刘红卫刚开始说自己是右腿疼,站不起来。

这名农民工说,他见到有一次120急救车施救的情形。当时,医生在检查后,掏出身上仅有的5元钱,让人给刘红卫买水喝。

当被问到刘红卫当时是否表示不愿意去医院接受治疗时,该农民工连连摇头:那时候刘红卫身体十分虚弱,几乎都说不出来话了,那还会说自己不愿意去医院,谁愿意死啊?我们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说不愿意去医院。

立交桥下公交调度室的宋女士说,在11月30日刘红卫死之前,她见过两次120的急救车来,但两次都没有把人接走。至于为什么没有接走,她也不清楚。

立交桥下有个看场的保安一直帮忙给刘红卫联系急救和救助的事,但他在事发后辞了工作。辗转联系到他时,他在里表示,自己是因为热心才帮着为刘红卫联系治疗和救助的,但刘红卫还是死了,自己的精神压力也非常大,不愿意再去立交桥下了。

该保安告诉,自己总共给120打过三四次,120每次都来了。有一次,120来后问刘红卫是否愿意去医院治疗,刘红卫没有同意,120的医生给了现场农民工一些钱,让他们替刘红卫买吃的。至于剩下几次为什么120没有把刘红卫接到医院治疗,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他回忆说,自己也曾试图联系过救助站,通过114查询到郑州市救助管理的,但拨打后却无人接听。

发高烧手脚发热
7月国象女子等级分侯逸凡领跑雷挺婕进前十
E妹聊八卦太乱杜兰特已跨入卡戴珊的网红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