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落后产能三年难淘汰东北水泥业重组大步快走

2019-02-03 02:24:47 | 来源: 时尚

落后产能三年难淘汰东北水泥业重组大步快走

本报 胡金华 黑龙江 辽宁 吉林报道

“拉闸限电”愈演愈烈,淘汰落后产能风声渐紧。

《华夏时报》跟随中国水泥万里行在水泥业重地东北三省却看到了另一番红火景象:一面是辽宁山水、吉林亚泰等一大批大型水泥企业纷纷上马新项目、加速产能扩张;另一面则是央企和外资加快兼并重组步伐,掀起新一轮的东北水泥版图割据。

“东北水泥业兼并重组大幕正拉开,是因为看好行业前景。”9月6日,吉林亚泰哈尔滨水泥厂总经理谷万一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

9月3日开始,深入东北三省对当地水泥业进行了长达一周的采访了解到,尽管《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明确了水泥行业淘汰目标,但在东北地区却出现了“特例”。

多家大型水泥厂的高层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东北水泥业的落后产能三年内还无法全部淘汰,其原因是东北水泥的供需还未达到平衡,尤其是在行业兼并过程中,目前仍存在高达千万吨的水泥缺口,依然使得小水泥厂仍有生存空间。

行业利润丰厚

“想知道一家水泥企业的经营状况,只要看厂门前的马路就知道了,如果这条路坑坑洼洼,可装载数十吨的超大型卡车每天都穿梭在这条路上,那么这家水泥厂的盈利状况一定不差。”9月3日,台泥辽宁水泥厂副总王天利对本报这样描述。

这家在今年3月刚刚完成股权转换,由台湾水泥集团接手香港昌庆集团持有75%的股份,并且在今年6月份正式开始销售水泥的新公司,已经成为台湾水泥集团在大陆的一家子公司,今年预计能盈利300万元。

在王天利看来,台泥之所以接手这家地处辽宁中西部的水泥厂,所看重的正是其所处的经济区域超过4000万吨的年水泥消耗量和所拥有的矿山资源,产能可覆盖的范围包括锦州以西、沈阳以北,涵盖沈阳、辽阳、锦州和鞍山等城市。

而据本报获得的东北三省水泥业今年上半年盈利状况显示,平均毛利率为14%,高于去年同期,分省来看,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上半年水泥毛利率分别为18%、15%、11%,其中黑龙江发展尤为迅速,利润总额虽然只有1.67亿元,但是利润增速达到1750%,增速排名全国首位。

“下半年一直到10月份,东北水泥价格还会上涨,到9月末会达到价格顶峰,10月之后会回落,这跟东北的季节因素有关,转入冬季之后,各行业对水泥的需求量会减少,直到来年春天,水泥的价格会再度上升。”谷万一称。

据谷万一分析,东北水泥受季节因素影响比较大,而亚泰哈水出产的水泥价格要比同业其他水泥价格高出15%左右。

了解到,黑龙江作为中国水泥业欠发达地区,去年的水泥产能为1800万吨,这与黑龙江实际的水泥需求还有数百万吨的差距。

9月5日,佳木斯北方水泥厂副总经理刘大鹏告诉,现在吉林和辽宁的水泥巨头也都已经渗透到黑龙江市场,在黑龙江加速建立水泥粉磨站,直接将水泥熟料运至当地加工成水泥在当地销售,利润也将不菲。

上演重组大戏

正是由于行业利润可观,在国家淘汰落后产能风声越来越紧之际,水泥业上演的却是兼并重组大戏。

据了解,亚泰集团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上市水泥企业,已经在吉林、黑龙江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而在亚泰集团的背后却是世界第二大重型建材集团爱尔兰CRH的身影。

9月10日,从吉林亚泰集团了解到,2009年,亚泰就通过资本运作与爱尔兰CRH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亚泰建材投资公司26%股权交割顺利完成,CRH为此支付了21亿元股权转让资金。随后,亚泰集团进军黑龙江市场,对哈尔滨水泥厂进行了改制重组。

与此同时,央企中国建材集团也在黑龙江东北部城市佳木斯控股兼并了佳木斯北方水泥公司。9月5日,佳木斯北方水泥党委副书记高玉坤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中国建材在2009年9月进驻北方水泥,全资控股。

目前,黑龙江水泥业已经形成了亚泰哈水、山东水泥集团、滨州水泥“三足鼎立”之势。高玉坤透露,目前滨州水泥成为各方“角逐”的对象,中建材、亚泰和山东水泥都有意吞并滨州水泥,扩张各自在黑龙江的势力范围。

“佳木斯北方水泥还将进一步整合黑龙江东部地区其他企业,包括鹤岗、鸡西、绥化、富锦、同江地区的水泥企业,尤其是在同江,所有这些项目的兼并和新项目建设,中建材都将提供大量的资金。”刘大鹏也告诉。

据悉,吉林省目前水泥产业的布局是:亚泰、金刚、冀东三大团体形成了“三分天下”局面。在吉林水泥业扩张的过程中,这三大团体北上黑龙江、南进辽宁、西挺内蒙古,几年时间内,金刚、亚泰、冀东的旗号已经遍布东北三省。

在吉林辽源金刚水泥团体中,发现,吉林金刚已与中国建材、联想鸿毅投资公司于2009年3月21日在北京挂牌成立了北方水泥团体,佳木斯北方水泥也是其中一员。

辽宁则是已经达到竞争饱和的局面,本报调查获悉,在辽宁水泥市场上,国内前十大水泥企业,包括天瑞、山水、冀东、亚泰、金刚等五六家水泥“大鳄”,已经纷纷抢滩辽宁市场,新型干法水泥出产线林立于辽宁境内,仅辽阳、本溪两地的水泥熟料出产线便有十余条之多。

同时,在辽宁还有包括诸如中国台湾水泥、日本小野田水泥等在市场上参与竞争。

要占据市场,获得矿山开采资源则是制胜之道。刘大鹏告诉,公司在黑龙江东北部获得的矿储可供开采年;9月7日,山东水泥副总经理宓敬田表示,辽宁山水水泥生产基地所处的矿山已经采明的矿储量达到1.1亿吨,可供公司35年开采之用。

落后产能三年难淘汰

资本角逐的背后,凸显的恰是淘汰落后产能难题。

一周时间,在本报对包括辽宁台泥、亚泰哈水、辽宁山水等大型水泥企业进行调查采访时,依然能见到林立的小水泥厂。

“这些小水泥厂针对的是低端市场,一下子不可能全部淘汰,而大型水泥厂的产能正在急剧扩张,走集团化道路,不可能去兼并这些小企业,只能在市场化竞争中慢慢将这些企业淘汰。”王天利告诉。

在辽阳了解到,一些小型水泥企业老板希望将自己的企业卖给大型水泥企业,但是这些大水泥企业并不愿意。在大型水泥厂看来,这些属于落后淘汰的产能企业,环评通不过,生产水泥的方法也落后,也没有开矿资格,即使兼并了也只能是累赘。

谷万一分析,明年东北的水泥产业可能不会像今年这么火,高速道路交通项目的基本建成,使得对于特种水泥的需求降低,长期来看,东北也会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但是即使这样,小的水泥厂受季节因素影响,短期不太可能淘汰掉,这些水泥企业冬天可以停产,夏天则加大生产。

而据宓敬田预测,辽宁预计将要淘汰的落后产能达到1100万吨,如何淘汰,对于整个东北水泥行业和地方政府都是一个考验,因为这毕竟涉及到地方税收来源以及解决工人就业问题。

但是为什么在一面水泥产能已经出现过剩,另一面小水泥厂难以淘汰的时候,大型水泥厂依然加紧在东北的扩张?

宓敬田一语道破原委,国家在对水泥业进行落后产能淘汰的时候,也在扶持大型水泥企业做大做强,国家准备扶持八个大型水泥集团,而其年水泥产能必须达到亿吨以上规模,现在中国海螺水泥是当之无愧的行业,其年产能早已经达到1亿吨,而第二、第三位分别是中国建材和中材国际两大央企,目前山东水泥的年产能为7000万吨,如果要想获得国家政策的支持,进行地域扩张是必须进行的战略步骤,这也是为什么其它大型水泥企业纷纷驻扎东北的重要原因。

无缝管厂家直销
正规股票配资公司
贵州塑胶跑道哪家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