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欧洲普罗旺斯浪漫旅游

2018-11-30 18:30:57

欧洲普罗旺斯浪漫旅游

贪恋阳光的人,总会在彼得-梅尔的书中寻觅片刻温柔:那午后弥漫着酒香的农场,停靠在海岸边小憩的游艇,少女耳际别着的一抹紫色 无论是尼斯、戛纳、安蒂博,任何人都不可能到此而不动容。

文章出自: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普罗旺斯地区因极富变化而拥有不同寻常的魅力

初的普罗旺斯北起阿尔卑斯山,南到比利牛斯山脉,包括法国的整个南部区域。罗马帝国时期,普罗旺斯就被列为其所属的省份。随着古罗马的衰败,普罗旺斯又被其他势力所控制 法兰克、撒拉逊人、封建领主,还曾被法兰西帝国与罗马教皇瓜分。

基此因素,历史上普罗旺斯的范围界限变化很大。 18世纪末大革命时期,法国被分成5个不同的行政省份,普罗旺斯是其中之一。

到了20世纪60年代,行政省份又被重新组合划分成22个大区,于是有了现在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大区。在温文尔雅的大学名城艾克斯、教皇之城亚维农的前后,还有那些逃过世纪变迁的中世纪小村落和古老的山镇。 内容来自: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阳光撒在薰衣草花束上,是一种泛蓝紫的金色光彩。

普罗旺斯的天空蓝的通透明澈,空气像新鲜的冰镇柠檬水沁入肺里,心底深处如有清泉流过,直想歌啸。

尽管世纪的动荡给普罗旺斯留下了一个混淆的疆界概念,但也赋予普罗旺斯一段多姿多彩的过去,岁月流逝,普罗旺斯将古今风尚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在小城奥郎日,可以坐在罗马时代的圆形露天剧场看戏;在另一个小城阿尔(Arles),你可以坐在Place du Forum的咖啡厅里消磨一个下午,那令人沉醉的景致,与一个世纪前梵高所画的画几乎没有差别

普罗旺斯的天空蓝的通透明澈

不过,戏剧化的是,那些美丽如画的小山村,也时刻提醒人们忆起从前的血腥历史。莱斯德克斯、格底斯坐落在普罗旺斯中北部险峻的山区,中世纪时代封建领主的纷争,令整个法国南部陷入战乱之中。

为安全起见,这一带山村结构紧密,修建在陡峭的悬崖边,仿佛要与危险世界永世隔离。 本文来自: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他们的隔离是成功的。但自 60年代开始,一批新的入侵者迅速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他们是旅游者。

夏天,为了买一点日常用品,常常要排在一长队旅游者后面,等待他们逐个为一两张明信片付帐。这让人厌烦。 当地人虽然如此抱怨,但旅游季之后,这儿又恢复了宁静。

普罗旺斯的生活简朴而高尚,单来这里把节奏放缓,好好地吸一口忘草香,尝一口鲜味芝士,也是人生难得的境界。

整个普罗旺斯好象穿上了紫色的外套

当地出品优质葡萄美酒,其中20%为高级和酒种。由于地中海阳光充足,Provence的葡萄含有较多的糖分,这些糖转变为酒精,使普罗旺斯酒的酒精度比北方的酒高出2度。略带橙黄色的干桃红酒是特色的。常见的红酒有:Cotes de Provence, Coteaux d 'Aix en Provence, Bandol。

每年7月,国际摄影节举办,在石头古巷和小广场上,展览当今缔造潮流的大摄影师和风流人物。

南普罗旺斯的古老小城阿尔 (Arles),以热烈明亮的地中海阳光和时尚的艺术风格闻名。看过《梵高传》的人大概都会记得杰出的画家曾在这里创作、生活过。这里的街道、房屋、酒吧,到处充满了浓厚的艺术气息。古罗马的建筑(阿尔人是古罗马人的后裔)、艺术家的作品、生活在现代文明社。 本文来自: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法国普罗旺斯的天空蓝的通透明澈,空气像新鲜的冰镇柠檬水沁入肺里,心底深处如有清泉流过,直想歌啸。

每年的 5月至1月是薰衣草开放的时分

漫山遍野的薰衣草让人狂喜不已,自行车上、牛头上、少女的裙边插满深紫浅蓝的花束,整个山谷弥漫着熟透了的浓浓草香。

田里一笼笼四散开来的薰衣草和挺拔的向日葵排成整齐的行列一直伸向远方,田边斜着一棵苹果树,不远处几栋黄墙蓝木窗的小砖房子。

阳光撒在薰衣草花束上,是一种泛蓝紫的金色光彩。当夏季来临,整个普罗旺斯好象穿上了紫色的外套,香味扑鼻的薰衣草在风中摇曳。

通常每年的5月至10月是薰衣草开放的时分,而当中更有 薰衣草节 及嘉年华,售卖关于薰衣草的产品如香水,香薰油,干花等的庆祝节目。

普罗旺斯的生活简朴而高尚

要体会大自然的奇妙,方法当然是骑自行车欣赏沿途风景。不能去的,就让我带着你踏遍薰衣草的每一个角落,让你亲身感受法国农村的特色,及风土人情。 文章来源: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会的人,在这里和谐相处,宁静美好。这里每年7 月,还会举办一个很时髦的国际摄影节,在石头古巷和小广场上,展览当今缔造潮流的大摄影师和风流人物。 信息来源:E都市资讯 E都市资讯

湖南地坪漆
固体饮料代加工
单相电机价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