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深度Rovio以鸟生鸟的孵蛋哲学

2018-11-05 09:48:45

深度:Rovio“以鸟生鸟”的孵蛋哲学

深度:Rovio“以鸟生鸟”的孵蛋哲学 |爪游控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游戏动漫 / 深度:Rovio“以鸟生鸟”的孵蛋哲学 深度:Rovio“以鸟生鸟”的孵蛋哲学 Posted on 2014年3月3日 by stanper in 游戏动漫 《黑暗恐惧》、《病毒危机》、《巨龙与珠宝》、《狼月嘹牙》,你听过这些游戏吗?这50多款在年 开发的游戏都出自芬兰游戏厂商Relude之手。那么你知道Relude吗?我看到你摇头了。没听过没关系,我也没听过,还有更多人没听过也没玩有这些游戏。但是这家公司现在的名字你耳熟能详:Rovio,《愤怒的小鸟》的母巢。2009年,Relude公司的三位创始人重新创办了Rovio公司,同年,在iOS平台推出了《愤怒的小鸟》。玩过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款小巧、随意、有趣但是极具成瘾性的休闲游戏,愤怒的小鸟们和嗤笑的猪头的形象深深地印刻在人们的记忆中。2013年,Rovio或许要上市,但是Rovio面临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持续保持《愤怒的小鸟》的品牌知名度并经历时间的考验。Rovio除了《愤怒的小鸟》,早就围绕这群小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2011年,Rovio公司净收入将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30%的收入来自线下授权产品,2012年,Rovio收入的一半以上将来自线下授权产品。上周,我与Rovio的总裁米卡尔·赫德(Mikael Hed)进行了交谈,了解了Rovio公司的历史以及Rovio未来的发展方向。Relude:Rovio的前奏曲Relude的三名创始人,也就是Rovio的创始人,Niklas Hed、Jarno Väkeväinen和Kim Dikert同是赫尔辛基科技大学的同窗好友,他们创办Relude之时也不会想到会开发出这么一款极具影响力的休闲游戏。2003年,Relude获得诺基亚和惠普赞助,在游戏领域取得不小成绩。巧的是,当年惠普负责游戏的高层Peter Vesterbacka如今已经成了Rovio的首席运营官。Rovio总裁米卡尔·赫德,曾留学、工作与法国和美国,后来回到芬兰加入了其表哥Niklas创立的Relude公司。他说:“一回到芬兰,我就获得了这么特殊的工作机会,Relude的前景可能不是的,但是有趣的。”米卡尔回忆道:“我和表哥一起长大,从小我们就谈论游戏,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自己制作游戏。后来Niklas他们开办了游戏公司,我就想为什么不帮助他们一下呢,或许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2004年,米卡尔进入了Relude公司,开始思考如何用游戏赚钱。Relude款游戏《摩尔战争》,卖给了芬兰游戏开发商Sumea(现为Digital Chocolate公司的一部分)。米卡尔在访谈中透露说今年Rovio又将《摩尔战争》的版权买了回来,“主要是因为情感因素吧”。“我们没有办法,因为当时Sumea和Remedy娱乐两家公司几乎霸占了芬兰所有的游戏市场。我们竞争不过。”当年游戏能否成功,主要取决于诺基亚以及N-Gage游戏。诺基亚总部距离Rovio公司总部大决只有10分钟的路程。当年,诺基亚向全球游戏开发企业广发英雄帖,希望他们为N-Gage开发游戏。Relude也是当年的“英雄”之一,同样也是正在探索如何靠那小小的屏幕赚钱的企业之一。怎么才能挣钱米卡尔解释道:“年,我们在如何千方百计靠游戏赚钱的道路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当年的艰辛和现在的轻松完全无法比,当年靠游戏盈利实在是太难了。”Relude成立之后几年内就开发出了是多款游戏,但是都不算非常成功。不过,当回望21世纪初期那段时间,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小型游戏开发企业好像都没有什么“大作”。“运营商的权利非常大,而且运营商只有个人负责游戏事物。如果游戏开发商做不出10款好游戏,根本就进不了这个人的视野范围内。”米卡尔说道。随着型号和品牌的增多,Relude也遇到了相当严重的碎片化问题。当年还没有应用商店和游戏推荐引擎,游戏开发者推广游戏的难度很大。米卡尔说:“研发游戏然后再推广给消费者,所耗费的成本非常高。你需要满世界地跑,来说服运营商推广,而且还得雇佣一大批员工,然而他们的工作只是玩游戏,测试游戏是否能在不同的平台和上运行流畅。然后运营商什么都不干,还拿走了大部分利润。”为了赚钱,Relude逐渐开始了“代工”游戏之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2005年年中,米卡尔与Rovio主席和主要持股人Kaj Hed(其父亲)发生纠纷,一气之下,米卡尔离开了Rovio。2009年,Rovio濒临破产,米卡尔回归。但临走之前,米卡尔并没有多少创业经验。“2005年,我父亲投资Rovio,但是我们之间有非常大的意见和策略分歧,很快就到了不可调和的阶段,没办法,我只好离开,自己创办公司。”米卡尔他采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内容、动画风格,结果创办的公司“一塌糊涂”。“虽然没有挣到钱,但是还是有收获,那一段时间学到了很多。”之后米卡尔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可惜金融危机来了,2008年,米卡尔创办的公司再次一蹶不振。正当米卡尔等待房地产行业恢复时,他的父亲和表哥的Rovio也遇到了财务问题。米卡尔以顾问的身份再次进入Rovio,他提出了全新的运营策略,将50名员工缩减至12名。米卡尔回忆道:“我们采取了全新的策略,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做外包游戏,因为我们想用Rovio的财务潜力来说服投资者投资。”策略开展之后,Rovio要多接一个外包游戏开发的活,然后再转包给其他游戏开发企业,让团队一半以上的成员能开发Rovio自己的游戏。米卡尔这样大胆的举动在后来被证明是非常有远见而且非常关键。米卡尔说:“我们给下一款开发的游戏定下了全新的标准,希望它是一款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游戏,一款可以全球一起玩的游戏,而且不仅仅局限在上,还可以发展线下的游戏。为此,我们做出了非常详细的开发步骤。”Rovio现在的游戏部门总监佩特里(Petri Järvilehto)这么说:“一开始的目标不是‘让我们开发个游戏吧’,而是创立一个大品牌,一个可以赚大钱的品牌。”米卡尔和负责开发Rovio游戏的团队仔细、系统地计划了他们的下一款游戏:首先开发智能版,之后快速地进入其他平台和设备,之后进入游戏主机。然后与实体物品、玩偶生产商合作推出特许权商品,再然后围绕游戏持续开发。很棒不是吗?Rovio缺的就是一款叫好叫座的游戏。“抓住这群愤怒的小鸟”这几个负责开发新游戏的人中,有一位名叫詹克·以里萨罗(Jaakko Iisalo)的游戏设计师,是他的创新想法救了Rovio。以里萨罗一开始想为iPhone开发一款2D游戏,但是几个想法都被团队否决。随后他的几幅以小鸟为角色的原画受到了团队成员的青睐。以里萨罗之后想把这几个小鸟角色和物理解密游戏结合在一起,为《愤怒的小鸟》埋下了种子。初的几版内并没有弹弓和猪头,也有小鸟的飞行轨迹,这些内容都在后来慢慢加入。Rovio公司上下12人全都爱上了这款简单、幽默的游戏,倾全力打造一款的游戏。至今,以里萨罗依旧热爱着《愤怒的小鸟》,持续参与后续产品的制作。他的头衔也换成了“创意总监”。把小鸟弹到应用商店和Facebook上到目前为止,《愤怒的小鸟》所有版本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0亿次,成为游戏行业无可超越的成功案例。其中从5亿到10亿,只花了半年时间。《愤怒的小鸟》之后,Rovio又推出了《捣蛋猪》、《神奇的阿里》。“捣蛋猪们”还算成功,“阿力”小朋友却没有出名。《愤怒的小鸟》其实不是一夜之间走红的,走红之前,经历了数月的沉寂期。米卡尔解释说:“虽然游戏很好很有竞争优势,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来做市场营销。”“一天只能卖出700份。”佩特里(Petri Järvilehto)补充说:“《愤怒的小鸟》上架之后,在几个国家迅速飙到榜单前列,但是又迅速跌出了榜单。然后我们对游戏进行了更新,加入了更多免费内容和关卡,又重新回到榜单前列。我们才意识到,只有重复这种方法才有可能在这几个国家快速走红。”另外,《愤怒的小鸟》已经不再是移动设备专属,早就已经进入普通电脑。据统计,《愤怒的小鸟》Facebook版每天有170万人玩,同时收获了不下2270万个“赞(Like)”。后一数字比小甜甜布兰妮、Snoop Dogg、Ke$ha、乔丹等名人的赞还多。本周早些时间,Rovio在Facebook上发布了《愤怒的小鸟太空版》,又一次在社交游戏中刮起一阵旋风。为什么Rovio不叫Rovio 游戏公司而是叫Rovio 娱乐公司呢?盈利之道与线下成功之路《愤怒的小鸟》给Rovio娱乐公司插上了一双翅膀。2011年,Rovio Games改名Rovio Entertainment(Rovio 娱乐公司,一上一下皆称“Rovio”)。2012年5月,Rovio发布了2011年度财务数据,营收10.63亿美元,净收入6760万美元(税前)。同年还收获了4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当问到今年的财务数据室,佩特里脸上带着微笑,轻松地说道:“非常强势,又是很好的一年。”问到是否会在2013年上市,米卡尔说,成功的企业有很多种选择,不一定去上市,Rovio的管理层还没有做出决定。为了加强团队建设,Rovio聘请了大量有经验的游戏开发者和设计师,并受够了两家游戏开发企业。Rovio目前有超过500名专业工作人员,并在芬兰、瑞典、中国、美国设有分部,据说还要在西拔牙设立分部。不仅仅是游戏公司需要注意的是,许多Rovio员工的工作与游戏开发没有多大关系。Rovio到现在为止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售出了400多份授权合同,厂家生产的产品涵盖男女老少、文具、烹饪书、耳机、毛巾、午餐和、钥匙链、iPad保护套、棒球帽,甚至还有高尔夫球上也印着愤怒的小鸟(:是想嗖的一声打进球洞吗?)。11月23日,黑色星期五,亚马逊站上前百名畅销产品有8种与《愤怒的小鸟》有关。3/10的畅销毛绒玩具以《愤怒的小鸟》为主题。“说实话,我们没有想到可以做到这么大,”米卡尔说,“再次之前还没有游戏能够成功地进军线下产品授权。以前的企业都将产品授权作为附带产品,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而已。”在2012年,Rovio公司50%的利润来自于这些线下产品。而在2011年,这一数字只有30%。Rovio的首席营销官Peter Vesterbacka今年年初曾声称要在中国建大大小小100所主题公园。(:在那呢?在那呢!)从小屏幕走上大荧幕2011年3月,《愤怒的小鸟里约版》发布,这款游戏与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动画片《里约大冒险》紧密合作,“小鸟们”次出现在电影里。直到今天,还有不少粉丝认为,这部动画片其实是Rovio制作的《愤怒的小鸟》电影版,而非20世纪福克斯公司所做。Rovio确实在制作电影,但是要等到2016年才能上映。《愤怒的小鸟》电影版阵容强大,有出品《冰河世纪》系列动画的蓝天工作室,还有执导《卑鄙的我》的大师约翰·科恩以及《钢铁侠》的执行出品人梅塞尔等。米卡尔说,电影已经基本成型了。虽说成型了,但是还要等到2016年。我问米卡尔《愤怒的小鸟》上映时能继续保持现在的势头时,他像我反问了一个问题:“还用考虑吗?当前许多电影都是利用旧的题材,像《钢铁侠》、《小精灵》等等。《钢铁侠》上映时,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钢铁侠的漫画。距离上映只有4年,我们优势很明显。”“《愤怒的小鸟》是当前世界上的休闲游戏,4年之后,知道的人会更多。就算《愤怒的小鸟》从地球上消失了,4年之后依旧有10亿人能记得这群小鸟和猪头的摸样。我们已经对未来做好了打算,至少我个人不会担心。”我认为电影版会卖座2012年11月,Rovio与卢卡斯影业合作推出《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版》,在iOS、Android、Kindle Fire、Mac、PC、Windows Phone、Windows 8等平台同步推出,再次把“小鸟们”推上了全球舞台。与此同时,两家公司还推出了不少线下产品和一个以《愤怒的小鸟》角色复刻的《星球大战》电影片段。神奇的阿力呢?虽然Rovio很看好《神奇的阿力》,但是却没有取得像《愤怒的小鸟》的成功。Rovio也没有公布相应的下载数据,但是其他数据来源表明,《神奇的阿力》没有火。然而,佩特里和米卡尔都不认为这是款失败了的游戏。米卡尔说:“放在其他公司,《神奇的阿力》就是一款很成功的游戏。”佩特里接着说:“当有了10亿下载量之后,其他游戏的标准就被无限放大了。”也许是这样的,《愤怒的小鸟》得成功给了Rovio很大的压力,在外界看来,没有超过10亿,似乎就是失败。“小鸟们”乘风破浪除了Facebook、Twitter粉丝、零售店和产品授权,Rovio的营销渠道是游戏本身。Rovio品牌营销副总监海杰瑞(Ville Heijari)说:“一个品牌能拥有10亿用户,他们来自全球各个角落。我觉得《愤怒的小鸟》有一种人物个性让全世界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绝大多数原画都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角色喜怒哀乐的表情,全世界的人们都可以接受这样的设定。”海杰瑞对Rovio的宣传动画感到非常骄傲,他说Rovio在YouTube上的订阅人数超过32万,总观看次数接近9亿。在近《广告时代》杂志发表的2012年度“虚拟广告排行”中,Rovio《愤怒的小鸟太空版》的广告位列第三名,高于扇向、P G、Intel和M M巧克力的广告,大受好评。海杰瑞提到,Rovio特许经营权、授权部门的人数已经几乎与游戏部门员工人数一样多,而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未来,动画和电影事业也将为Rovio带来不少的收益。他说:“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产品搭配,然后保持所有产品继续增长。即使Rovio不再是游戏公司,而转型为一家娱乐企业,游戏仍旧是公司的核心,是贯穿公司上下的DNA。”Rovio未来的路我问海杰瑞人们终会不会对《愤怒的小鸟》感到厌倦,终导致玩具企业放弃生产授权,因为现在市场上已经有不下几千种《愤怒的小鸟》玩偶及其他线下产品。海杰瑞表示不赞同,“Hello Kitty的产品成千上万,多吗?海绵宝宝的玩偶难道比《愤怒的小鸟》少?我认为,我们可以为不同的人提供不同的产品。Rovio对趋势非常了解,当需要转型的时候,自然会做出转型。我们将产品覆盖到了全球各个角落,所以转型的时间相对宽裕。”我又问Rovio未来几年带的挑战是什么,海杰瑞说是保持这么好的势头非常难,“当你创造了《愤怒的小鸟》之后,你就会想怎么去早就下一个《愤怒的小鸟》,会想怎么才能让下一个游戏也做到这么成功。或许可能,但是对于Rovio来说,没有那个必要。”“我们只需要继续将重点放在打造《愤怒的小鸟》品牌上就可以了。下一款游戏可大可小,也可能只在部分地区推出,也可以只针对小部分用户。”“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事要做,当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构建一个生态系统和分发渠道,让Rovio可以在这个生态系统中赚到更多的钱,然后再投入一点继续生态循环。”换句话说,就是孵出10个蛋,卖掉8只鸟,剩下两只继续孵蛋,如此循环。“依我来看,Rovio的挑战在于保持创新。怎么才能创造下一个《愤怒的小鸟》,怎么才能保持同样成功的市场营销手法。然而,这是所有企业都要遇到的问题。”“说到创新,我得说一句。人们总是拿Rovio重复开发同一款游戏说事,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我们为细节和不同版本投入的精力。”“如果你好好地回顾一下《愤怒的小鸟》,你就会发现《愤怒的小鸟》实在进化的,细节越来越丰富,背后是我们的思考和爱心。谦虚谨慎与执着,就是Rovio成功的秘诀。”这就是芬兰人和芬兰企业一贯的谦虚作风。我问海杰瑞在Rovio工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时,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那家企业的员工能像Rovio员工一样对自己的产品感到骄傲和自豪。“人们走遍天涯海角,都可以看到《愤怒的小鸟》的玩偶、衣服和零食,我们的粉丝遍地都是。《愤怒的小鸟》让我们感到骄傲和快乐,毕竟成功来得太迅速了。”来源:罗宾·沃特斯 TheNextWeb 获取更多相关内容,请添加爪游控公众号:zhuayoukong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装载机
山东黄金麻
墨兰公主洗发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